500明星联署倡议书背后 版权巨头的隐形封锁线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克瑞斯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下游环节的从业者只能选择被动站队,他们并没有太多话语权,没有谁敢得罪平台。

1

结盟与站队

上百位明星集体出现的阵势,上次出现,还是在2020年“相信未来,明星义演”的战疫演唱会。

4月23日,场面重演。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的牵头下,524位明星联合署名,发出倡议书,抵制短视频影视剪辑。

名单上的阵容空前强大,包括肖战、王一博、赵丽颖、龚俊等流量艺人;以及杨幂、迪丽热巴、杨紫、陈赫、董子健、姚晨、李冰冰等影视剧演员。

其中,多数腾讯旗下工作室艺人,以及年初腾讯视频签下的数位代言人,均出现在其名单中。

早在4月9日,爱优腾第一次联合73家影视传媒单位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时,便呼吁短视频平台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不久,就有人在豆瓣、微博上爆料,腾讯疑似联合声明的牵头组织者。

两起维权行动来势汹汹,传统长视频平台结成联盟抱团发布倡议书,刀尖直指的,就是“抖快B”。

对影视作品的剪辑、切条、搬运是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的一个重要垂直类目,而对于平台Up主来说,影视综的碎片剪辑是大量短视频自媒体机构、MCN公司的主营内容。

产业链上游的进攻,对下游平台和博主,甚至短视频用户,都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有网友称:“那么多要开会员才能看的电影,不是因为这些Up主的片段剪辑引人关注,谁会跑去特意搜某某电影看?”

在知乎上,有人将版权问题的讨论指向垄断。“(企鹅)复刻QQ音乐,靠资金优势形成版权的合法排他,把IP相关联的流量用法律壁垒圈起来,最后憋死竞争对手。”

还有制片人称,4月初的那场联盟,本质就是为了“搞抖音”。——“抖音一年1800亿广告收入,比声明里五家平台加起来还多,不应该付点钱吗?”

短视频与长视频平台是有过甜蜜期的。

在名单之列的影视从业者易峰(化名)表示,短视频对剧集来说其实也是实打实的社交平台热度,做剧集营销,口碑、“自来水”很重要,如果没有大量剪辑类短视频的传播,很难有网友自发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影视剧的梗、爽点的片段。

比如,《三十而已》在播期间,抖音上用户截取传播的打小三视频很多都有着数百万的播放量,这些都是创作者剪辑的片段,上传至短视频平台,依靠平台巨大流量加以传播。

易峰告诉“略大参考”,目前剪辑影视剧片段、切条、演员合辑等已成为剧集营销的必备内容,以电影《八佰》为例,电影宣发期,就会在短视频平台开设官方账号,发布电影片段、花絮的剪辑内容,电影上映后,很多创作者也自发剪辑电影中的催泪片段、高燃cut等,依靠短视频平台的巨大流量,也助力了对电影的宣传。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剧宣人员李婉表示,《传闻中的陈芊芊》请数据公司做过调研,根据用户行动轨迹发现,用户在抖音看完短视频之后跳转到腾讯视频观看剧集的行为是其他剧的300%,“说明《陈芊芊》的短视频营销是很有作用的。”

“人民日报评论”近期指出:版权保护是必由之路,但如何规范需要有度的考量、有过程意识。毕竟,在现实中还存在维权取证难、周期长、取证成本高等诸多难点,需要一一攻破。否则像联合声明中一刀切的描述,只会引发“保护资本利益远重于维护创作环境”的用户认知。 

然而,虽然很多从业者对爱优腾发起的这两起声明存有异议,但在爱优腾坚决的“一刀切”策略下,多数中间和下游环节的从业者,只能选择被动站队,他们并没有太多话语权,没有谁敢得罪平台。

2

围猎

根据巨量算数在去年公布的一份报告,影视类内容已经成为抖音用户偏好视频类型中的第四名,前三名分别是演绎、生活和美食。

影视综剪辑内容制作门槛低, 而且在VV(视频播放量)、完播率、转粉率都有突出表现。

短视频平台这几年用流量抢占用户时长,用碎片内容抢占用户。据CNNIC发布数据,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在2020年已经达到了8.73亿,DAU达6亿,这也让长视频平台感受到了危机,长期的利益分配不均、无法实现长短视频平台的共赢导致维权矛盾的爆发。

“侵权”似乎是一击即中的命门,因为版权持有者拥有话语权。

爱优腾芒均不同程度地掌握着影视剧的版权。其中,腾讯无论是在存量版权,还是在新增版权领域以及IP改编方面,都是市场份额最大的占有者。

目前,存量版权的剧集,互联网版权有8826部,腾讯覆盖53%,历史国产过亿的电影互联网版权共399部,腾讯覆盖82%,占有327部,为业内最高。新增剧集的版权领域,腾讯近两年也开始加码,2020年腾讯独家热剧集版权占41%,未来两年,头部电视剧将有80部,在腾讯上线的就有37部,占到将近一半的市场份额。IP改编领域,截止2020年,头部剧集通过阅文的独家合作,腾讯拿到了50%的IP储备。

腾讯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影视剧龙头老大的呢?投资上游制作公司、锁定头部产能,对腾讯来说早已屡试不爽。前两年用在音乐版权领域,腾讯成功突围;用在游戏领域,也照样绞杀。

《中国电影投融资报告2020》显示,腾讯投资在电影行业股权投资次数上位居top1,投资项目包括博纳影业、华谊兄弟、猫眼娱乐、微影时代、柠萌影业在内的17家影视类公司。

目前国内头部影视制作公司主要有12家,其中有腾讯投资的占比42%,主要投资和控股的有耀客传媒、新丽传媒、柠檬影业、慈文传媒等,而这几家公司均在发布联合声明的名单之列。这些制作公司一年产能为15部左右的影视剧。

除了斩获上游制作公司以外,腾讯、优酷、爱奇艺还斥资入局艺人经纪行业。2017年,优酷成立经纪公司酷漾娱乐;腾讯不仅投资壹心娱乐,还参投了龙丹妮的哇唧唧哇;2018年,爱豆世纪注册成立,爱奇艺占股55%。

这些经纪公司的艺人也毫无意外地出现在联合声明的艺人名单中,如哇唧唧哇旗下的彭楚粤、伍嘉成、谷嘉诚、郭子凡、肖战。

此外,平台通过自制偶像造星综艺节目和买断影视公司作品等方式,获取明星资源,用流量和变现深度绑定了大批明星工作室,比如嘉行传媒,该公司以杨幂为首的明星,包括迪丽热巴、黄梦莹、祝绪丹、代斯、张云龙、张彬彬、高伟光、刘芮麟、王骁等,悉数签名支持长视频平台维权。

现在,腾讯的娱乐版图已经涵盖明星艺人、影视公司和影视版权,在产业上游聚拢大量的影视版权,已然构成庞大的娱乐帝国。

在巨大的帝国笼罩下,对很多联合声明中出现的明星来说,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求生而站队。

早在2018年,爱优腾便联合开始向影视片方施压,规定院线电影网络版权价格不得高于5000万,同时排他,不允许将与BAT联合采买的版权内容售卖给B站、西瓜视频。一方面挤压片方利润空间,一方面限制其他平台正常版权采买。

3月17日,由张翰、徐璐主演的爱情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以裸播的方式抗议视频平台的垄断市场行为。

片方称,经历了与爱优腾长达9个月的谈判,制片人不愿以20万一集的价格贱卖,研发上线“晴朗剧场” App,只播放这部剧。制片人指责三大视频平台垄断市场,挤压中小影视公司,对版权剧进行压价。

先砸钱,垄断产业上下游,后收割,压榨挤压——这是业界熟悉的腾讯式扩张手法。

长视频平台目前尚未盈利,每个平台每年采购、制作影视剧都要花费上百亿。经过多年厮杀和深耕,传统影视行业如今才剩下爱优腾芒,短视频平台用技术改变了广告分发机制,短短几年便实现盈利,这让腾讯不得不采取应对措施。

3

卡特尔

腾讯在影视版权的举动,最清晰的历史映射,就是它曾在音乐市场的战绩。

目前腾讯占据了在线音乐74%的市场份额和90%以上的版权曲库份额,基本在国内垄断了版权许可。

腾讯音乐与包括环球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华纳音乐集团在内的各大唱片公司之间签署独家授权协议,因此还遭到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调查。

对音乐人,腾讯音乐也被指变相独家许可安排,对下游在线音乐平台造成了原料封锁,严重排除、限制了中国在线音乐平台市场的竞争。

2018年,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陆续对外宣称,将代表投资者对腾讯音乐进行调查,或发起集体诉讼。美方认为,“腾讯音乐对主要唱片公司施行的专有许可安排具有反竞争性;腾讯音乐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

当时,业界对腾讯有“卡特尔”的批评声音,卡特尔是指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所构成的组织,目的是提高该类产品价格和控制其产量。在工业经济时代,一切围绕着产品而展开竞争,例如OPEC的中心是石油;在互联网时代,得用户者得天下,腾讯的帝国地位由此而来。

有意思的是,在联合倡议发布次日,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在网页版的视频发布页面,增加了在线剪辑功能,用户可以利用腾讯提供的正版视频来进行影视剪辑。这些正版视频即包括腾讯覆盖的4000多部存量互联网版权的剧集、电影,互联网版权的剧集;以及腾讯所占有的327部过亿的互联网版权国产电影。

腾讯发布剪辑功能,提供这些视频版权供创作者使用,将提高短视频创作者的数量、腾讯平台影视短视频内容数量,从而吸引用户数量,此举能帮腾讯系平台完美实现拉新、用户停留等基础数据的kpi,一系列逻辑都在指向腾讯平台要拿下影视剧宣发主阵地的野心,而且在新增版权方面,腾讯同样在加码,目前它已占领一半市场份额。

版权在手,应有尽有。

而此次以腾讯为首的联合倡议,表面上看是对影视版权的保护,而在另一层含义上,被保护的,其实是利益和封锁。

知乎上的一段评论发人深省:

“腾讯的问题不在版权,在于垄断。在于垄断版权,进一步垄断话语权,解释权。垄断文化产品生产权,供给权。问题在这里,而不是所谓的二创剪辑。”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uruijz.com/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