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隐冠能够战胜新冠:《“中国造隐形冠军”的9个传奇》首发

中外管理

2021年3月27日,由《中外管理》主办的第29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在北京盛大开启,主题为:2021• 双循环时代的“核”引擎。

在会上,《“中国造隐形冠军”的9个传奇》一书正式首发,这是首部展现中国隐形冠军企业发展历史、成长理念、管理之道的图书。

没有比在2021年伊始,来关注、研究、学习中国隐形冠军企业,更合适的时点了。

因为,我们刚刚走过了2019年和2020年。

这绝不是小朋友学数数。过去两年,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梦魇。但也正因此,我们才得以在迷乱纷飞后,开始正本清源:终究,企业存亡,国家安危,靠的还是硬实力,凭的还是真本事。但只要回归正道,最终我们会因祸得福。

2019年,中美商战阴云翻滚。这一年,我们众多出口型中小企业主,为曹德旺在“第28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上一句“只要真想活就一定能活”而热泪共振。这一年,我们举国又在高速成长了20年后,猛然掂量出了自己依然有限的真实斤两。之前中兴的停摆与低头,之后华为的承压与备胎,让我们的主流,终于开始从过去十年消费互联网以模式至上、靠PPT狂奔的泡沫中梦醒:终究,到真正掰腕亮剑的时候,那些蒙眼造梦的传说都是百无一用的浮云,而有用的还是真才实干。这一年,中国企业激烈争论了20年的“贸工技”与“技工贸”,终于无可争议地画上了休止符。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这一年,雪上加霜。不只是外贸企业,所有人和大批企业都是平生第一次对“活”字有了切身的体验。不论个人还是企业,第一次齐刷刷觉得“活”这个字这么重要,这么迫切,这么焦虑,乃至于绝望……“活”,包括死活的活,也包括干活的活,和生活的活——诚如鱼与渔。确实,在过去30年,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从来没有必要为“活”本身认真操心,我们关心的都是高大上的“发展”和“幸福”,并为拥有支撑它们的“活力”而无比自豪。但2019-2020年,我们真顾不上了,“先有活儿干再说”。活力、活儿和活命,正在撕裂而纠结。这一年,咫尺天涯中问候一句“还活着”,成了一种老板发自肺腑的庆幸,一种企业忐忑不安的自聊。

那么,生死一线下,又有哪些企业,在这两年的惊涛骇浪、雪冻冰封中,居然元气不伤,甚至反而逆势成长呢?现实证明,还真不是业大债多的500强,也不是迷信通吃的独角兽,而是那些独占鳌头的隐形冠军!

任何价值,都需要在严酷的环境历练中,才能检验真正的成色。所以,只有走过2019和2020,到了2021,我们才能更加看清和悟透成为和拥有隐形冠军,对企业,对产业,对国家,究竟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德国制造无惧全球风暴?

说起“隐形冠军”,依然有一些朋友感到陌生。这个名字本身,就注定了他们不会如雷贯耳。但这绝不意味着他们不重要,不强悍,不长久。“隐形冠军”这个概念,最早由德国学者赫尔曼·西蒙,基于德国中小企业的独有特征提出并著书。但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隐形冠军”才引起了全球广泛的关注——因为那时人们发现,全球唯一几乎毫发未损的经济体,就是德国。而德国能够不惧风浪,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大批隐形冠军。

所谓“隐形冠军”,就是指这样一类企业——他们营业规模不很大,但是在一个细分行业里凭借长期聚焦的主业专注,扎实领先的核心技术,而拥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和足够的行业话语权。中国制造长期的痛点:标准与价格,恰恰正是他们的优势。因此说,他们是冠军。但又因为他们只专注于一个或几个细分市场,注定他们经营规模较难做大,而这些细分市场又往往在工业产业链的中上游,且这些企业更关注长期价值,因而大多不慕上市和鲜有炒作,导致并不为普通大众所熟知。因此说,他们又隐形。

一言蔽之,隐形冠军,就是那些“不为人知”却“无处不在”且“不可替代”的顶尖中小企业!

而在德国,属于这种类型并且占到“全球细分市场第一”的世界级隐形冠军——有2000多家。因为坐拥这样的强悍集群,以及基于此的自足生态,德国经济体才能够不断滋养着诸如西门子、宝马、巴斯夫等显形且长青的工业巨无霸,也才能承受哪怕席卷全球的经济风浪与衰退的冲击而屹立泰然,也才能成为特朗普这类单边沙文主义者因“卡不了脖子”而无从威吓的极个别。

同样一言蔽之,德国之所以成为了全球数一数二的制造业顶级强国,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全球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隐形冠军集群!

为什么日本制造不怕美国制裁?

与德国接近的是日本。所以,日本也是全球另一个数一数二的全球制造业顶级强国。日本与德国相比,在其隐形冠军基因上除了“强”,更侧重“稳”,他们把隐形冠军企业的另一特征:立足长远,做到了极致。因此他们拥有全球最多的长寿型中小企业集群——“百年老店”达到20000多家!

但与德国略微不同,日本的国情决定了它不如德国“完整”和“平衡”,它在政治上和金融上都有明显短板。但也正因如此,隐形冠军的“强”,在日本产业链中体现得别具一格。那就是越是它存在跛脚的一面,它另外一只脚,就更加需要且能够“独当一面”。

日本制造业的“强”而“稳”,对照中国制造业的“大”而“全”,其价值就更加直观,也更加刺激。说到日本制造,中国70后一定记得松下,而80后一定想起丰田。比起家电,汽车更加集中展示一个国家的工业整体实力。而丰田汽车之强,曾强到在本世纪初其一家净利润比美国三大汽车毛利之和都多的程度;又曾强到敢于直言:对美国三大汽车要“打翻在地,再扶起来,然后再打翻”的地步。而其背后的实力,不仅仅在丰田的整车组装间里,更展现于遍布名古屋丰田市的上万家中小型配套商。

也展现在丰田当年对于中国制造的刻薄评价和展望中。

2006年,丰田如日中天,中国蒸蒸日上。在中国企业实践对接全球管理标杆的领航者——《中外管理》率先发起的“管理全球行”项目在访学丰田时,日本人在酒后私聊中吐了真言:“中国经济这几年确实了不起。但中国制造业没有看起来那么了不起。因为你们的制造业普遍不能用管理制造利润——即便是你们的知名大企业也没有管理。因此你们中国企业基本都要依靠银行来维持运转。银行属于金融。而全球金融谁最强?当然是美国人。美国人不打算对付你们时没问题,但一旦他想对付你们,只要在金融上动动歪点子,你们制造业马上就会瘫痪!我们金融业也不行,但我们的制造业有足够利润,完全不依赖金融。所以我们不怕,但你们不行。”

10年后,一语成谶。2019-2020所发生的,乃至未来的走势,不正是如此吗?

为什么《中外管理》要评“中国第一”?

日本人的判断虽然深刻而有远见,但十多年后,我们中国制造在快速成长中已经今非昔比。在过去十年,主流舆论在为互联网神话而狂欢自嗨时,其实我们的工业制造业,特别是相当一部分志存高远的制造业企业,已经在“强”上悄悄地取得了重大进步,并业相继涌现出了一批我们中国自己的“隐形冠军”!

日本人下判词10年后,《中外管理》已经看到:一方面中国自强复兴,绝不能依靠个别飘渺估值的虚拟“独角兽”,而最终还是要依靠一大批扎扎实实的实体“隐形冠军”来实现;一方面,《中外管理》也看到,中国实体企业中确实已经拥有了一批,并且还正在涌现更多优秀的“隐形冠军”和“准隐形冠军”,只是因其固有基因而润物无声,不为人所关注而已;而与此同时,就是我们中国的隐形冠军还不够多,还需要更多倡导成为隐形冠军,还需要更多支持隐形冠军,还需要培育更多的隐形冠军。

为此,2017年年底,《中外管理》率先倡议发起,并联手国内外15位享誉业界的顶尖专家评委,发起了基于公益、立足专业的“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

《中外管理》与评委们一致认为:要想成为“中国造隐形冠军”,就是要实至名归地做到如下:

1、所在细分行业,必须是“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

2、主业必须专注经营10年以上;

3、必须在所在细分市场内的利润占到前三名,

并提供纳税证明;

4、必须立足于技术研发,拥有行业核心技术专利和

参与行业标准制定,并持有相关专业人士推荐信;

5、对于规模,企业主业营收在1-300亿人民币等等。

“中国造隐形冠军”与德国人赫尔曼·西蒙的“隐形冠军”,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一脉相承。主要不同点,是基于中国国情的不同,我们认为参评企业已经上市或准备上市,不妨碍他们被认定为“隐形冠军”。所谓隐形,主要是因为行业产品特性,而不在大众聚光灯下。但重点,还在于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冠军”!

“中国造隐形冠军”与工信部几乎同时推出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以及“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可以说是殊途同归,交相呼应。有三大主要互补点:一,基于《中外管理》近30年的全球资源底蕴,能够组织中外跨文化、跨专业的顶尖专家,以国际化的视角、标准与资源,来审视、验证和赋能这些来自中国的隐形冠军!——“国际化”,既是“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的特色,也是“中国造隐形冠军”企业的必选。

二,基于《中外管理》近30年的深厚官产学底蕴,能够在专业、公正、透明评选出这些隐形冠军之外,还能够给予这些“隐冠企业”(《中外管理》独特的简称)突破近在咫尺的“天花板”,而开启发展曲线第二春,以及也对“隐冠企业”心向往之、奋力可及的广大优秀中小企业,给予多维度、定制化、可持续的智慧支持!——“赋能化”,既是“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的使命目标,也是“中国造隐形冠军”企业的现实需要。

同时,基于《中外管理》近30年的深厚专业管理媒体实力及影响力,能够深入到“隐冠企业”现场,以一个专业媒体人的视角与能力,还原“隐冠企业”的起伏历程,讲述“隐冠企业”的生动故事,提炼“隐冠企业”的专业亮点,宣传“隐冠企业”的核心价值,升级“隐冠企业”的品牌亮度与响度!——“显性化”,既是“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的先天优势,也是“中国造隐形冠军”企业的未来趋势。

为什么“隐冠”能够战胜“新冠”?

从2018年开始到过去的2020年,“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已经从一开始与“隐冠企业”处境相近的鲜有关注,在坚定不移、坚持不懈中,包括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一路节节提升、逐渐掌声四起中,成功举办了三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

在这三年里,凭借“隐冠企业”所秉持的“工匠精神”、“长线思维”,和自身的“专业良知”,由权威中外评委们背靠背、优选优地在每一年、每一届,只评出“9”(谐音“长久”,矢志可持续发展)家最为实至名归的“中国造隐形冠军”企业,和10家左右紧随其后的“时代匠人”企业。

如今,近50家获奖的“中国造隐形冠军”和“时代匠人”,已然成为一支方阵严整而战力强悍,各怀绝招且脚力稳健的中国制造“王牌军团”!而这个军团,正在继续壮大中。

早在发起“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时,《中外管理》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管理专业媒体平台,就树立了一个明确的愿景:让这些低调实干的中国隐形冠军企业,自豪地站在聚光灯下的舞台C位,接受来自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尊重与掌声!

如今,适逢第四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开启之际,正是对过去一年空前磨难最好的检阅时机——“中国造隐形冠军军团”,不仅全体安然经受住了疫情大考,甚至不乏业绩逆势成长之例!2020年,“隐冠”战胜了“新冠”!

如今,适逢“十四五”规划开启之年,正是对过去3年评选最好的盘点时机——中外名家精挑严评出的27家冠军,几乎绽放了“隐冠军团”所能涵盖的各个类型,其中可谓各表风采,共书传奇!

如今,适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30年将近之时,正是对过去30年隐冠之路最好的总览时机——他们的初心,他们的艰险,他们的坚守,他们的应变,他们的过去,他们的今天。

为此,在2021年起,《中外管理》从三届隐冠军团中,陆续精选并特邀了其中9家和而不同、各具个性的“中国造隐形冠军”得主,通过《中外管理》所首创的“故事+哲理”模式,让他们逐一走上前台,现身说法,鲜活谈经,娓娓告诉我们——

他们在专精特新方向上,得以雄冠华夏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在红海滔天中,能够脱颖而出的真正精髓是什么?他们在全球竞争下,担起进口替代的真正法宝是什么?他们在产业链条中,获得共生共赢的真正格局是什么?以及他们在乌卡难测时代里,破解固步自封的真正活力又是什么?

据了解,《“中国造隐形冠军”的9个传奇》一书作者为《中外管理》社长杨光及《中外管理》内容中心主编辛国奇。

杨光,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博士,现任《中外管理》传媒社长、总编辑。由其长期领衔策划、主持的“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始终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高端论坛之一,有效沟通了学术界和实业界的信息。兼任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及其期刊委员会副理事长,盘古智库学术委员。2017年,杨光联手国内外资深专家倡议发起“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并作为发起评委之一,并明确提出隐形冠军企业是中国成为制造强国必由之路。

辛国奇,资深财经媒体人,先后在《华商报》、《中国企业家》等媒体工作。加盟《中外管理》后,历任《中外管理》新媒体总监、内容中心主编。曾对多位知名企业家进行过采访报道,擅长财经评论、深度案例剖析、人物深度报道等,同时深谙各类财经管理内容的新媒体传播推广,曾策划、组织首届、第二届“中国企业自媒体大会”。2020年,为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撰写《重组之道——中国长城资产十大经典案例》一书,深得业内外好评。

辛国奇表示,“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由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管理专业传媒品牌——《中外管理》倡议发起,作为国内唯一一项具有国际专业背景及水平的中小企业非政府评选,“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与国家工信部的专精特新“小巨人”和“单项冠军”申报工作,彼此呼应、相辅相成。在坚持不收取任何参评费用的同时,“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独具特色地追求:国际化、赋能化、显性化。

“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发起人、中外管理传媒社长杨光提出:“如果中国真的想要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拥有一大批隐形冠军企业,就拥有了根基。如果中国真想获得工匠精神的回归,拥有了一大批隐形冠军,就拥有了摇篮。数字化时代永远不缺众星捧月的独角兽,但现代化中国永远需要专精特新的隐形冠军。”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uruijz.com/72.html